fbpx

Archive Daily Archives: 2019-06-04

高雄婚攝 | 感謝妳讓我擁有這個機會,紀錄妳人生中那美好時刻

​2019的1月,因為自己攝影棚用好的關係,想邀請妳與小鐵,來拍個照。一來是覺得,這樣的空間不找當初的新人拍一下,太可惜;二來,可以趁這樣的機會跟你們夫妻敘敘舊聊聊天,見見老朋友。哪知道,妳傳來身體有恙,現在是個大光頭的消息。我對妳說,如果妳願意,我一定使命必達,馬上衝下去幫你們拍照。善良的妳,樂觀的回我說:「要等住院了,等出院再說」。這時的我,只能在旁邊默默等妳的好消息。 自從知道妳的事情之後,我真的不敢問近況,因為我什麼事也做不了,只能在心底默默為妳祝福,希望奇蹟出現的一天,妳私訊對我說:「豐安,我好囉!我們來拍照吧!」520那天,從俐瑩那邊,看到一則疑似跟妳有關的消息?說真的,我很想問但又害怕聽到不好的消息。請原諒我,帶一點鴕鳥心態,心想:「這應該跟妳沒關係吧!」只是,接二連三從不同友人那邊看到訊息,証實了我的猜測。唉~ 我跟妳之間,除了年輕因為參加扶青團的關係,建立了友誼。因為,彼此都是當團長的關係,互動還不少。之後,偶爾在臉書上關心一下彼此的近況。接下來,我們互動最多的時間,莫過於妳在籌備婚禮時,以及婚禮當天的拍攝。在我的感覺裡,妳一直是個很大方很溫柔,對待朋友很真誠的人。在跟妳的互動過程中,給人的感覺都是很舒服。我真的很慶幸自己,能夠認識到妳這樣的朋友;更高興自己,能在妳婚禮上擔任攝影師的角色。 有些話,我也不知道怎麼寫;有些思緒,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。自從妳去天堂深造的這兩週,我一直在想,我要怎麼表達我對妳的情感。直到今天,用一個自己可以說服自己的理由:「將當時的作品,更新到這個新的網站吧!」一邊看著妳的照片,一邊回顧著與妳的私訊,一邊回憶我們都當團長的照片,亂七八糟寫了這些。 我一直很喜歡,可可夜總會裡,對於死亡的定義。我想,妳的肉體離開人間,但是妳的靈魂,一直會活在,小鐵與朋友的思念裡。太過矯情的文字,我真的不會寫;太過悲傷的心情,我也真的沒有;但是,這輩子,我忘不了妳,我的朋友。2019.06.04 我跟新娘是在扶青團認識的朋友,跟她是同一期的團長(不同團),在扶青這個組織裡,只要是同一個年度擔任團長,彼此都會稱呼同學。我是習慣我同學的英文名字-Rita,但是迎娶當天,所有人都叫她小花,如果只有我叫Rita,那會顯得格格不入。 叫什麼其實不是重點,把最重要的時刻服務好,才是最重要的啦!更何況,今天不只新郎新娘開心,攝影師也很開心捏!看到陣容龐大又超正的伴娘群,我怎麼拍都不會累,怎麼拍都覺得時間過好快。